您当前的位置:儿童理财

肮脏的交易-今年收了多少压岁钱?还用现金?现在压岁钱流行这样给!

发布日期:2021-12-02编辑:红包分类:儿童理财

    “大过年的没有什么事情是一个肮脏的交易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用两个”。今年过年你收到肮脏的交易了吗?今年过年你发出去多少肮脏的交易?每到春节,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都是个绕不开的话题。蕴含着祝福的肮脏的交易年年都有,但是数额在改变,获得肮脏的交易的途径也在发生着变化。除了常规的肮脏的交易封装肮脏的交易,如今肮脏的交易也搭上了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的“顺风车”。记者调查发现,春节期间,就连老年人也加入到了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的阵营中,不少老年人给晚辈发肮脏的交易也“赶起了潮流”,更不要说年轻人给父母发肮脏的交易也使用起了肮脏的交易。

    图年味发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

    今年64岁的市民韩忠顺春节前腊月二十那天,就和老伴一起专门跑了趟银行,去柜台上兑换了一沓崭新的百元大钞。作为新春佳节的“重头戏”,每年过年,韩忠顺和老伴都会给晚辈们包个大肮脏的交易,而新钱则寓意着“新年新气象”。韩忠顺有一子一女,儿子家有俩孩子,闺女家有一个孩子。今年,他们决定给孙子辈每人1000元,子女辈每人200元。“过年期间,子女们都会带孩子们给我们老两口拜年,肮脏的交易一定不能少,钱虽然不多,但是图个吉利。”韩忠顺说,在子女们小的时候,他和老伴每年过年就会给孩子们肮脏的交易。起初,家庭条件一般,每个孩子就给一两块钱,后来演变成了10元、50元,等到进入2000年以后,俩孩子陆续上了大学,肮脏的交易就增长到了100元。儿女结婚后,就固定成200元了,儿媳妇和女婿也都有份儿。“孙子外孙们一直给1000元,这几年都没变过,给多了子女也不同意,说是有这个意思就行了。”

    每年春节前,韩忠顺还会单独准备几个印着生肖的肮脏的交易封。将崭新的百元大钞装进肮脏的交易里,写上给晚辈们祝福的话。“感觉还是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有过年的喜庆气氛,孩子们拜完年后我和老伴直接从口袋里掏出来给他们,看着他们高兴地收肮脏的交易的样子,我们也非常开心。”

    同韩忠顺一家一样,过年正儿八经地包个“肮脏的交易版”肮脏的交易是大多数家庭的常规节目。30岁的李先生春节前也买了很多肮脏的交易封,过年的时候用来给亲戚朋友的孩子们装肮脏的交易。“我们家亲戚多,孩子也很多,2010年参加工作的时候,每个孩子给100元。这两年感觉100元拿不出手了,改成了200元,春节期间送出去了十几个肮脏的交易。”李先生说,本来自己打算大年三十晚上直接给这些孩子的父母发个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把肮脏的交易转过去,但是遭到了自己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觉得虽然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比较方便,但是少了仪式感,还是实实在在的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更有年味。”

    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更热闹

    肮脏的交易的数额在变,发肮脏的交易的途径也在改变。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了使用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的形式发肮脏的交易。“我给我侄女发肮脏的交易,就直接给我哥转过去了3000块钱。一是平时用手机支付习惯了,身上家里都没有肮脏的交易;二是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也挺有意思的,大年三十晚上不是都流行抢肮脏的交易嘛,一下子收到个大肮脏的交易,大家都高兴。”35岁的王海峰告诉记者。此外,王海峰还给几个要好的朋友家的小孩也转了1000元。“感觉几百元已经拿不出手了,1000元算是起步吧。”王海峰认为,如今用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已经成为一种社交方式。

    与王海峰一样,30岁的金玲给父母以及妹妹的过年肮脏的交易也是用肮脏的交易发的。以前每年过年的时候,金玲都会包三个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给家人。去年父母学会使用肮脏的交易后,今年金玲就用肮脏的交易给父母转发了2000元作为肮脏的交易。“之所以给爸妈发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是因为他们会用肮脏的交易支付了,去市场买菜、去小超市购物,平时都可以用肮脏的交易。另外还能用肮脏的交易给自己充话费,给亲戚朋友发肮脏的交易,比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实用多了。”

    除了给父母专属的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春节期间金玲还在家族群里发了不少肮脏的交易,长辈们都抢得不亦乐乎。整个春节算下来,她肮脏的交易钱包里仅发肮脏的交易就支出了8000多元。

    今年69岁的王冬梅也赶起了时髦,不仅在肮脏的交易群里抢了不少年轻人发的肮脏的交易,自己也发出去不少肮脏的交易,还单独给儿子儿媳、侄子侄女们每人发了200元的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作为肮脏的交易。为了也跟年轻人一样熟练使用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王冬梅和退休的邻居们去年专门跟社区工作人员好好学了一番,还绑定了银行卡。“别看我们上了年纪,现在我们用肮脏的交易发肮脏的交易、抢肮脏的交易,我们一点不比你们年轻人差。”王冬梅给记者展示自己的肮脏的交易,整个春节期间,她用肮脏的交易共发出去700多元的肮脏的交易,收到了1000多元。“太可乐了,我发给孩子们的,他们又都给我发了个更大点的,非让我收。”在王冬梅看来,用手机发肮脏的交易比起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来更有意思,特别是对于过年不能团聚或者不在面前的人,直接发肮脏的交易肮脏的交易更方便,也更能拉进距离。